厦门昆仑石油化工有限公司

查看新闻 - 新闻资讯

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资讯

银行流动性窘境:1月下旬部分银行存款增长停滞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1月29日 16:03  新世纪周刊
 

  《新世纪(21.08,0.09,0.43%)》周刊 记者 温秀 冯哲

  限贷、提高存款准备金、差别准备金,银行在流动性趋于紧张下,与决意调控的货币监管当局展开博弈,揽存大战已经爆发

  “1月下旬,一些银行的存款增长几乎停滞。”面对隔夜拆借利率在一日内涨逾100%,一位大行负责财务管理的高管向本刊记者证实了银行资金普遍紧张的现实。

  由于存款下降十分明显,加之连续调整准备金等政策的影响,1月20日,个别大行甚至连上缴法定存款准备金的“500亿都凑不齐了”,最终是靠向央行“逆回购”才渡过难关。

  1月25日,银行间7天质押式回购加权平均利率已高达7.6094%。据本刊记者了解,央行于前一日通过招标形式向市场提供了上限3000亿元的逆回购额度,以缓解市场短期资金紧张的窘境。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SHibor)数据显示,1月20日隔夜拆借利率为6.02%,较前一交易日的3.01%上涨100%;银行间质押式回购利率数据显示,当日1天回购利率为5.6%,较前一交易日的2.7%上涨107.4%。央行1月14日上调存款准备金率50个基点的缴款日即在1月20日。

  目前资金紧张的不止是中小银行,几大行的压力也都不轻。建行研究部总经理郭世坤对本刊记者分析说,当前存款准备金率已达到19%,差别准备金率的实施,也将进一步收紧银根,而商业银行为保证前期投放的连续性,还要继续保持一定的投放速度,不能突然间大举压缩其信贷投放,于是便会产生阶段性的资金紧张,也使得商业银行对存款的渴求增加。

  接近货币、监管当局的知情人士透露,既定管住流动性总闸门的政策,不会为银行阶段性的资金紧张所动摇。继央行宣布了对各行一季度具体的信贷规模数据之后,监管当局也要重启日均存贷款余额的上报制度。

  根据央行既定的贷款增速,2011年的信贷增长应控制在12%到13%,这意味着新增信贷规模要控制在6万亿到7万亿元。

  旱袭银行

  1月下旬的一日深夜,一家大行对分行去年绩效评定的会议仍在激烈进行,而其中的年度存款计划完成率、贷存比又是与奖励挂靠的重要指标,因此围绕存款进度的锱铢必较在所难免。

  在前述高管看来,此类考核正是造成银行资金紧张的主因,因为年底各银行指标普遍接近贷存红线,银行在突击增加存款规模、应对完特殊时点的份额考核后,存款在年初下降就很正常,新的月末或季末考核又接踵而至,甚至还包括考核分行是否及时足额上缴系统内存款准备金,资金压力可想而知。

  “不同银行由于对存款的重视程度和考核方式不同,面临的压力各异。一些注重时点考核的银行,如月末、季末等时点的存款情况,就会感受到明显的压力。”某国有大型银行江苏分行负责人表示。

  在一些受访股份制银行人士看来:由于一旦存贷比触线,商业银行的新业务准入就会被叫停,所以如何增加存款,提高负债就成了燃眉之急,今年最大的压力来自“流动性风险”。

  郭世坤分析,不同银行对于存款压力的承受能力和调节能力各异。一些资金体量较小的银行,资金多被用于信贷投放;一些体量较大的银行,相当一部分资金投放在资金市场,自身的调节余地比较大。在紧缩时期,可以通过减少对资金市场的投放,来缓解压力。

  不过前述大行高管表示,在差别准备金率政策已然设定的前提下,大行明显感觉到了压力,因为想要提高贷款规模,通常只能在两个方面做文章:要么提高资本充足率,要么做大存款。

  他坦言,目前想要进一步提高资本充足率,困难重重,一方面主要银行在短期内继续从资本市场寻求支持的可能性十分有限;另一方面,如果资本充足率水平过高,银行盈利压力太大。

  因此,对大型商业银行而言,虽然负债成本的提高,部分地体现为息差收窄,或体现为成本费用的增加,进而引起成本收入比的上升,但该高管坦承,如果贷款规模可以做上去,那么即便利差收窄,也可以通过薄利多销来实现盈利,所以大行增加存款的动力也不小,“在这种情况下,存款就成了大中小银行的必争之地。”

  在多位受访银行人士看来,尽管“存款立行”策略有诸多争议,但眼下,在多种监管参数已然设定,银行依赖贷款业务的盈利模式短期很难有大调整的情况下,做大存款成为商业银行应对货币和监管当局规模调控、寻求发展以及进行博弈的“重要战略”。

  揽谁之储

  在前述大行分行长会议结束后,行长们在领到相应绩效奖励同时,还知晓了各自存款计划,然后层层下发分解。

  当任务层层下压到一名普通柜员时,他感受到的不仅是压力还有委屈,因为其去年的部分奖金要在完成今年吸收存款任务考核后,一并发放。

  “新的一年要做大贷款规模,就要保证一定的贷存比,因此存款增速起码要等于、最好是高于贷款增速。”前述高管坦言,现在一些银行的实际情况却是“存款增速低于贷款增速,导致贷款的发放受到掣肘”。

  目前许多银行的贷款结构中,中长期贷款居多,在这种情况下,必须保证一定的贷款规模来持续地提供资金支持。“如果商业银行贷款规模有限,如何维护客户关系?”在不少受访银行人士看来,与利差和盈利水平相比,客户关系的维护显得十分迫切。

  目前商业银行的贷款,按来源分,主要有三类,分别是居民的储蓄存款,企业的公司存款,以及来自基金证券等金融机构的存款。

  其中,金融机构存款不能参与贷存比的统计,而且定价相对灵活,存款利率往往比较高,对于贷存比的改善没有意义,而且资金成本也较高。其主要意义在于,作为商业银行流动性管理的工具,有助于帮助商业银行应对大的流动性风险。

  目前,这部分存款的情况相对复杂。过去,证券和基金公司的资金会在年末回流银行,但2010年年末,在一些地区,由于这些公司要求自身有一定的资金沉淀量,所以回到银行的资金相应减少,使得流动性相对吃紧。

  而公司存款也有下降趋势。前述大行高管透露,随着贷款增速的下降,商业银行的存款增速也在下降,在紧缩态势下,公司存款的增加恐怕相当有限。

  而一位股份制商业银行高管也直言,贷款减少使得派生存款相应减少,所以商业银行的存款压力也相应增加。

  如此,居民储蓄正在成为银行的必争之地。大银行有网点优势,存款压力相对较小。但由于目前资本市场对于银行储蓄存款的分流十分显著,存款资源正变得十分紧缺。在银行对存款的需求激增,而存款增速不增反降的情况下,争夺就变得日趋激烈。前述银行柜员的吸储压力也正源于此。

  上述股份制银行高管直言,存款负利率的现实,使得储蓄存款对于有一定理财意识的客户而言,变得日趋缺乏吸引力,除了一些老年人,其他的资金都流向了理财产品和资本市场。储蓄存款增长放缓恐怕是大势所趋。

  他介绍,虽然流向资本市场的资金,部分会以金融机构存款的方式,回流银行,但如前所述,这种存款,对于解决商业银行最迫切的贷存比问题,对于盈利的贡献度,都乏善可陈。

  考验决心

  资金紧张从而加大揽存是受访银行人士的共识,但他们对此现象是阶段性还是成为今年常态产生了分歧,而这直接取决于货币监管当局的决心有多大。一位负责投资者关系的大行高管告诉本刊记者,当前投资人最为关心的已经不是各家银行基本的财务指标了。

  2011年1月前两周信贷超速增长,其中四大行的新增投放达到了约3500亿元,这使得当局十分警惕。在央行出台了具体到各家银行的信贷规模的同时,一位监管当局高层月中表示,将重启存贷日度监控机制,“以后要用日均存贷款上报的方式来监控银行流动性。”

  日均存贷款数据上报是指,各地银行每月需向当地银监局上报日均存贷款数据,银监局会根据相应的贷款限额对其进行提示。此举曾在2010年上半年信贷超速增长时启用。

  一位受访的城商行高管则承认,现行的动态差别准备金率仅针对全国性商业银行,城商行、农信社、农村商业银行等仍有“空子可钻”。

   1月20日,银监会发布了进一步规范银信理财合作业务的通知,要求商业银行在2011年按照每季度不低于25%的降幅制定具体转表计划,并严格执行。本刊记者了解到,2010年底,银信合作的规模在1.6万亿元左右,去年下半年转回表内的部分在4200亿元,2011年,银信合作部分入表,还将带来持续压力。

  “央行差别准备金率的实施,的确会提高银行对调控行为的可预见性,但该工具对银行属于较为软性的约束。”一位大行高管称,银监会的资本监管工具及有关政策,约束更为刚性,一旦不达标,一些相关的市场准入就会被叫停,在存款增长压力较大的情况下,商业银行的投放不敢太放肆。

  一位大行高层则认为,当前有几大趋势,使得经济体内的流动性十分宽裕,且难以调控:商业银行从分业经营重新向综合经营回归;地方政府对金融业的介入程度与日俱增,为地方财政支出提供了资金便利;产融结合趋势显著,不少大型央企都已在事实上形成了金融控股的架构,实现了集团资金的统一管理,内部资金调度使用能力十分强大。他认为这些趋势的产生既是流动性助推的结果,也加剧了流动性的扩张,“实体经济中的钱并不少”。

  他并称,当前75%的贷存比,在银行信贷资金乘数效用作用下,会加剧实际的社会流动性过剩,按其推算,50%的贷存比更为合理。

  对比央行数据也可发现政策意图:2010年人民币贷款同比增长19.9%,M2同比增长19.7%,而今年基于央行的预期,在GDP增长8%,CPI增长4%的情况下,可以接受的贷款增速应是12%到13%,M2增幅则为16%,信贷增幅对比明显降低。

  贷款12%的增速相当于2011年信贷投放在6万亿元,央行对几大行的一季度信贷规模数据正符合这一目标。而13%的增速则意味着全年新增贷款在7万亿元。

  自两年来首次在去年12月26日上调再贷款利率后,央行目前已基本不实施再贷款向银行输血。央行对商业银行放款方式主要有再贷款、隔夜拆借、逆回购等。

  本刊记者 张宇哲 对此文亦有贡献